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
?

青海省作家協會主辦
首頁 新聞 機構 公告 動態 評論 作品 新書
征稿信息 少數民族文學 會員辭典 文學活動 作品扶持 玉昆侖青海青 文壇快訊 關于作協
交流信息 文學期刊聯盟 文學獎項 文檔下載 榮 譽 榜 作家讀書班 文學專題 名家風采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作家讀書班 >> 邱華棟:短篇小說的加法和減法
推薦閱讀

邱華棟:短篇小說的加法和減法
2014-06-13 來源:青海作家網 作者:青海作家網

短篇小說的加法和減法

邱華棟

我們閱讀雷蒙德.卡佛,可能會上他的當,就是因為他的謙虛謹慎而覺得他有些笨。他似乎不是那種才華橫溢的作家,屬于那種慢工出細活,精雕細琢的小說家。的確,雷蒙德.卡佛是可以學習的,而且是那些初學寫作的人拿來當范本并且很容易就學出成績的。我這么說的理由在于,有些作家很難學習,比如卡夫卡、博爾赫斯、巴別爾,就很難學習、借鑒、模仿、照搬甚至是抄襲。20世紀里,多少作家以他們為偶像來學習寫作,但是我沒有看到哪個作家像極了卡夫卡、博爾赫斯、巴別爾等人,都是半吊子。因為,學習這幾個作家的方式,不是去模仿他們的作品文本,而是要去揣摩他們的復雜經驗。對卡夫卡來說,要想學習他,必須要進入到和他一樣的時代氛圍、家庭氛圍和內心世界里去,去體驗他的那種幽暗的感受。而如今,我們的外部世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內心型的寫作注定要讓位于百科全書式的寫作了。學習博爾赫斯的路徑只有一個,那就是按照他從小到大閱讀的書目、學習過的語言、撫摸過的幾十萬本書重新來一遍。而他的小說不過是他在豐厚的文學、哲學、史學基礎上厚積薄發出來的一個小枝杈。學習巴別爾,肯定需要親自見證那些血腥的、復雜的、激烈的亂世,同時還保有對人類的信心。否則,我覺得學習上述三個20世紀的短篇小說大師是相當困難的。

而雷蒙德.卡佛則是很容易就學習的。這是因為雷蒙德.卡佛自己的出發點就低:“我開始寫東西的時候,期望值很低。在這個國家里,選擇當一個短篇小說家或一個詩人,基本就等于讓自己生活在陰影里,不會有人注意。”他容易學習,但是,我的意思并不是你很容易就學得比較好,你可以拿他的小說來作為起步的訓練。不過,這里面有一個陷阱,那是因為雷蒙德.卡佛的小說表面上看似非常“簡約”,可是實際上,他又是非常復雜的。雷蒙德.卡佛的小說對于我們這個快餐式的時代是一種嘲諷和迎合,是一種特殊的鏡像。我來告訴你如何學習他吧。我做文學編輯多年,發現一開始喜歡寫作的人都喜歡把小說寫“滿”,就是什么感覺都要寫足、寫充分,不會做減法。但是,這個階段你必須要經過,就是把小說先寫滿。但是,絕大部分寫作者不會把小說再減下來,或者減的時候不夠狠心。你看那齊白石畫蝦為什么好?寥寥幾筆,就勾勒出三五個小蝦米,在空空的白紙上,你卻覺得有一種很滿的感覺,這個時候,少就是多,多就是少了。雷蒙德.卡佛的小說也有這樣的水平,表面上你看他的小說是簡約的,但是他的簡約是復雜的簡約。這是因為齊白石也經歷了一個白紙上畫滿了蝦,然后逐漸地減少蝦的數量,等到少的時候,他再多畫幾個,如此反復多次最后到三五個的爐火純青階段。

所以,學習雷蒙德.卡佛的人,你可以先把小說寫滿,然后做減法。這個時候且慢,你不要以為你做完減法就和他一樣了。你再加上去,再寫滿,然后再做減法。來這么兩遍,你才可能真正達到簡約。滿和空,繁復和簡約之間的關系,是要反復訓練的。不過,話說回來,我還是覺得雷蒙德.卡佛是不那么容易學習的,他給人提供的學習難度表面并不高,或者至少看上去不那么高。不過你要達到他的高度,卻也是很難的,這里面隱藏著一個多和少、復雜和簡單、明亮和陰影的關系,你足夠聰明,就可以跨越這個陷阱。

?
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